名城蘇州 滾動 蘇州 原創 民聲匯 專題 國內 國際 社會 評論 圖片 視頻
南極電商澄清財務造假後迎暴漲
時間:2021-01-18 17:26:03 來源:中國新聞網

  南極電商澄清財務造假後迎暴漲 股價“跳水”半年市值已腰斬

  中國網財經1月18日訊(記者 郭帥)股價跌了近半年之後,南極電商(SZ:002127)日前接連進行了發佈回購計劃、披露澄清公告一系列動作。截至14日收盤,公司股價報10.21元/股,日內漲幅達8.16%,是自2020年7月份開啓“跳水”模式以來少有的大漲。

  到底是“否極泰來”還是“曇花一現”目前尚不得而知,但圍繞公司財務舞弊質疑、市值縮水、機構投資者大量減持等問題仍困擾着投資者們。

  被質疑財務舞弊 股價閃崩

  對南極電商“涉嫌利用資金體外循環進行財務舞弊”的質疑可追溯至2019年,質疑的源頭來自某券商的一份研究報告,報告內容以“××電商”舉例,指導投資人識別體外循環造假。

  報告針對該公司提出該公司淨利潤非常高而無明顯壁壘、無明顯競爭對手、非常輕資產的運營模式、財務數據質量差(應收賬款)、經營規模翻倍增長的同時員工數量下降、供應商和客户高度重疊六項指控。

  不少市場分析人士認為,“XX電商”指的正是南極電商。

  2020年年中,關於南極電商涉嫌利用資金體外循環進行財務舞弊的質疑再次發酵,多家媒體先後刊文將矛頭直指南極電商,市場一片譁然。

  面對洶湧的輿論,公司股價首當其衝,在7月份創下24.41元新高之後應聲下跌,至今仍呈“跌跌不休”之勢。

  進入2021年以來,南極電商股價已跌至10元下方,市值較2020年年中減少近六成,而市場上關於公司涉嫌財務舞弊的質疑聲仍不絕於耳。

  機構投資者加速逃離

  財務舞弊疑雲之下,機構投資者開始加速逃離南極電商。

  同花順數據顯示,2019年9月至2020年9月,在機構數量由57家增至110家、幾近翻倍的情況下,機構持倉比例卻僅由38.41%增至38.44%,幾乎維持不變。平均單家機構持倉數量由0.13億股減少至0.07億股。

  頭部機構也在鉅額減持。雪球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中報,前十大流通股東中,半數發生減持行為,其中“匯添富基金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社保基金四二三組合”持倉數量較上期減少35.88%;“中國工商銀行-匯添富成長焦點混合型證券投資基金”持倉數量較上期減少30.63%。

  持倉數據顯示,香港中央結算有限公司自2019年年報進入公司十大流通股東以來,持續逆市加倉,持股比例一路由3.34%增至截至2021年1月4日的43.80%,但持續增持的“北向資金”也於日前發生巨量減持。

  1月4日,南極電商股價低開後一路走高,盤中一度觸及漲停,公司因股價日振幅較高登上同花順當日“龍虎榜”。盤面數據顯示,深股通當日買入1.42億元的同時賣出2.48億元,持倉淨額減少1.06億元。按當日收盤價計,深股通1月4日單日減持數量近千萬股。

  實控人質押成謎 回購計劃成擺設

  1月7日晚間,南極電商拋出了上市以來首份回購計劃,擬以不低於 5 億元、不超過 7 億元人民幣的自有資金,以不超過15元/股的價格回購公司股份。説幹就幹,公司首日即回購了550多萬股,成交金額超5600萬。

  然而南極電商看似雷厲風行的回購計劃並沒有帶動市場情緒,公司8日股價以10.31元小幅高開後便進入橫盤模式,最終收於10.16元。

  尷尬的是,1月8日晚間,南極電商再披露一則提示公告,公司實際控制人張玉祥向中國中金財富證券有限公司補充質押了200萬股股票,為前次股票質押的補充質押,並不涉及新增融資安排。截至公告日,張玉祥共質押了了5001萬股,佔其所持股票的8.17%。

  雖然公司在公告中表示,張玉祥所質押股份不存在平倉風險,也不會導致公司實際控制權變更。但令人費解的是,南極電商給外界的印象向來都是“不差錢”。2018及2019年,公司經營性現金流淨額分別為5.51億元、12.55億元,作為一家輕資產運營的電商企業,又沒有大的在建項目,若不是流動資金緊張,實控人為何要質押所持股票呢?

  更為尷尬的是,12日公司股價再度跌停,回購計劃的利好消息並沒能扭轉投資人的悲觀情緒。

  “縫合”的澄清公告澄清了什麼

  回購對提振股價不起作用,時隔一年多,12日晚間南極電商披露公告,開始對財務舞弊進行澄清。

  關於公司“經營規模翻倍增長的同時員工數量下降”的質疑,南極電商表示,2018 年-2020 年底,南極電商本部員工總數分別為 401/393/568 人。2018-2019年年員工總計薪酬支出分別為 7780.99 萬元、11134.69萬元。

  南極電商未正面回答在公司業績蒸蒸日上的情況下,為何要裁減員工數量的問題。

  關於對公司“財務數據質量差,應收賬款佔比重較高”的質疑,公司表示,2018及2019年,公司淨資產回報率ROE(淨利潤/淨資產)分別為23.71%、24.82%,業務現金流狀況良好,應收賬款整體比例可控並且逐年下降。

  而關於外界根據公司披露的品牌服務費計算的品牌服務費率跟公司公佈的3%-6%不匹配,進而質疑公司關聯方交易數據不真實的問題,南極電商也未予迴應。

  關於外界對公司業務關聯、人員關聯、資金賬户關聯像極了“關聯方之間資金體外循環”的模式的質疑,南極電商解釋為:“在公司產業鏈合作模式上,生產商與經銷商存在重疊,多為前店後廠模式。”未就關於公司和上海蘭魅、上海大程商貿疑似關聯關係的指控進行詳細解釋説明。

  和上述幾個問題類似的,除2018年到2019年員工人數此前並未披露外,南極電商的澄清公告幾乎是定期報告內容的搬運和拼接。為了獲得南極電商關於上述質疑更詳細的解釋,中國網財經記者數日前已發函至南極電商,至今未獲迴應。

  在一系列動作之後,14日南極電商股價終於迎來久違的大漲,單日漲幅達8.16%。到底是“否極泰來”還是“曇花一現”,中國網財經將持續關注。

責編:芙蕖

本篇文章共有1頁 當前為第 1

歡迎關注名城蘇州官方微信:www2500szcom(微信號)